当体育新闻不再是一桩好生意

导语

【文眼】过去几年,我们见证了腾讯体育的大裁员,新浪体育全员并入新浪微博,纽约时报裁撤体育部等事件。这些事件共同指向了一个方向:体育新闻已经不再是好赚钱的生意。


作者丨张宾

图片丨来自网络



日前,纽约时报关闭有着百年历史、诞生过多位普利策奖得主的体育部,引发了业界震动。在纽约时报收购了付费体育订阅网站The Athletic之后,这已经基本上是被写就的命运。究其因,还是因为体育资讯内容已经失去了生存的土壤,不再是好赚钱的生意。纽约时报体育部只不过是重复了腾讯体育、新浪体育的命运而已。

纽约时报体育部被推上了命运的审判台

在被正式裁撤之前,纽约时报体育部发生了一起“公车上书”事件。一共28名记者和编辑联名向管理层发去了一封措辞严厉的联名信,要求收信人执行总编辑约瑟夫-卡恩以及纽约时报公司的董事长苏兹伯格就体育部的未来进行回应。

纽约时报体育部有着辉煌的历史,他们最早的报道可以追溯到1896年第一届奥运会。专栏作家雷德-史密斯、亚瑟-戴利和戴夫-安德森获得过普利策奖,约翰-布兰科在2013年获得过普利策特稿写作奖。
在足球脑震荡、赛马兴奋剂、俄罗斯拘留格里纳,以及中东向全球体育注资数十亿美元等重大选题上,纽约时报体育部都做出过具有世界影响力的独家报道。
签名者包括了著名的棒球、橄榄球专栏作家泰勒-凯普纳和肯-贝尔森,调查记者、曾经撰写过大量NFL四分卫德肖恩-沃特森相关文章的珍妮-弗伦塔斯,以及朱丽叶-麦克尔,她去年记录了一名女足运动员逃离阿富汗的悲惨旅程。这些在体育新闻界都是响当当的人物。
去年年初,纽约时报以5.5亿美元收购了体育付费订阅网站The Athletic。这笔收购的目的性非常明确,在被收购之前The Athletic的付费订阅用户是120万,这是纽约时报最为渴求的一笔资产。完成这笔收购之后,纽约时报的订阅用户达到830万,逼近其设立的2025年拥有1000万付费订阅用户的目标。
当时,分析师们对这笔交易持乐观态度,认为纽约时报用6%的市值,实现了付费订阅用户12%的增长。不过,资本市场的反馈却是十分消极的,纽约时报的股价一度下跌11%。
The Athletic曾经被誉为是盘旋在纸媒的“腐尸”上空的一只“秃鹫”。它在全世界范围内网络了众多来自传统媒体的一线记者,为用户带来有深度的体育资讯报道。
它的内容与纽约时报体育部的内容有着高度重合性。The Athletic在北美和欧洲大约雇佣了400名员工,而纽约时报体育部一共拥有40-50名记者和编辑。
双方如何共存始终为外界所关注,走向融合似乎有迹可循。最近一段时间有些员工从纽约时报体育部离职,但他们留下的空缺并没有增补新人。约瑟夫-卡恩今年也曾告诉过体育部的员工,纽约时报的体育记者比其他任何垂直领域的记者都多,需要进一步整合。
“18个月以来,《纽约时报》一直让旗下的体育部员工不知所措。我们见证了公司收购了一家拥有数百名体育记者的竞争对手。在关于未来的体育报道方面,(公司)在很多情况下,甚至没有打过一个礼貌性的电话,遑论征求我们的专业意见了。纽约时报似乎走到了一个命运的十字路口。”在联名信中,纽约时报体育部的记者和编辑们表达了明显的不满。
纽约时报的这一轮调整并不涉及裁员。在消息正式被宣布之前,纽约时报管理层与体育部的员工进行了座谈。两名与会者向华盛顿邮报表示,这次线下以及线上相结合的会议充满了火药味,几名体育部的工作人员泪流满面,反复告诉管理层,整个过程的处理方式是令人羞耻的。
其后的一整天时间,体育部的员工们都在与报社的管理层进行磋商,并在编辑部里被分配了新的任务。一些人被分配到了新成立的体育商业部门,另一些被分配到了国内部、讣闻部,以及突发新闻部。
TA并未从血海中突出重围
过去一年半的时间表明,收购The Athletic并没有让纽约时报如期起飞,反而因为两个体育编辑部的存在,而出现了大量的冗员。
纽约时报今年第一季度的业绩显示,其收入同比仅增长4%,达到5.607亿美元,其中广告收入同比下降9%,纯数字订阅用户数量也有所下降。
The Athletic有大量通过低价促销战略所获得的短期用户。分析师指出,纽约时报通过收购以及低价促销来提升数字用户增长的尝试可能无法持续,因为外界普遍担心未来用户为新闻付费的意愿。
纽约时报可以说不惜一切代价收购了The Athletic,主要是想要保住付费订阅用户数量的增长,但这种天价收购稀释了纽约时报的利润。而2020年付费用户的猛涨并不具有长期性,那一年被称为新闻的超级大年(新冠肺炎疫情爆发+美国总统大选),包括The Athletic在内的很多付费订阅网站都趁机通过各种促销手段获取新用户。
The Athletic自身的处境始终没有明显改观。在被收购之前,它就处于连年亏损的状态,其2019年和2020年的亏损分别是5400万美元和4100万美元。
根据纽约时报最新披露的数据,The Athletic已经拥有300万订阅用户。从数据上看,The Athletic第一季度的收入为2800万美元,占纽约时报订阅总收入的7%,增长速度超过了去年同期的2倍。但是,这个数字很难评估The Athletic的真正贡献,因为去年第一季度只计入了两个月的收入,而纽约时报也将一部分订阅捆绑收入分配给了The Athletic,使后者的营收更加好看。但是,亏损同样扎眼,第一季度的亏损达到了780万美元。The Athletic也正在尝试降本增效,于上个月裁掉了20名员工。
严肃体育内容已成无源之水?
体育新闻已经不再是好赚钱的生意,即便是像纽约时报、The Athletic这些拥有众多名记、专注于生产独家、深度报道的机构,也都在生命线上挣扎。
The Athletic是一个纯付费订阅的网站,并不依靠于广告收入。它所面临的考验更大,年轻一代为体育新闻付费的意愿正在降低。这是由多重因素共同造成的:
其一,体育新闻的核心内容还是赛事资讯,这些内容可以直接通过手机推送的通知、免费的新闻聚合类APP以及社交媒体获取到。用户对于主流新闻品牌的认知度在下降,何况越来越多的主流媒体品牌更多选择委身于社交媒体、短视频平台,在后者平台上免费输出海量内容。
其二,短视频正在重塑用户获取讯息的方式。短视频平台是体育内容生存的“沃土”,体育赛事的精华集锦更利于在短视频平台上传播,对于用户来说,也远比文字内容更友好。
其三,被社交媒体、短视频平台“喂养”起来的一代人,对于新闻品牌没有忠诚度可言,甚至很难区分新闻内容的品质高低。
其四,体育本身对于年轻一代的吸引力在下降,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为电竞、游戏、网红直播等内容吸引,碎片时间被严重切割,对体育内容的投入程度呈下降趋势。
年轻一代对体育的热情在下降,关注体育方式主要依靠手机推送、社交媒体、短视频平台,对于体育深度内容的需求变得更低,遑论还要付费购买内容服务。
老牌的媒体品牌一方面要面对用户付费意愿的下降,另一方面也需要应对通货膨胀所导致的成本压力。美国分析师指出:“通货膨胀所产生的工资压力,意味着纽约时报不得不花更多的钱来维持编辑部员工的生存。这种爆炸性的成本负担,加上最近收购的公司所存在的亏损,正在侵蚀纽约时报的利润率。”所以,他们建议投资者尽量避开纽约时报这只股票。
环球同此凉热。体育新闻在国内,也逐渐成为了“弃子”。去年,腾讯体育几乎全部裁撤了原创内容团队,只保留了视频部门的员工;新浪体育的员工是全线并入新浪微博;网易体育的人员也在萎缩,而属于搜狐体育的高光时刻早已成为了过眼云烟。四大体育门户靠体育资讯发家,在时代的浪潮之下,甚至比传统媒体的体育部更快地从历史舞台上销声匿迹。
如今的体育互联网新贵们,本质上做的已经不再是体育新闻业务,它们更加专注于赛事转播、短视频内容和社交媒体内容的产出,主动与时代共舞。
留下的只是传统媒体人的自怨自艾。我在福冈游泳世锦赛切实感受到了媒体的凋零。媒体工作间依旧人满为患,但已经看不到太多中国记者身影。除了央视记者以及摄影记者,据不完全统计,这次来福冈报道游泳世锦赛的传统媒体仅新华社、中新社和人民日报三家。
毫无疑问,优质的体育内容依然有价值,但是年轻用户们不买账了。行文至此,我们也大概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以写字见长的老记们都开始转型拍短视频了。


推荐阅读


橙狮体育不再是CUBAL的运营方,转为赞助商,背后的商业逻辑是什么?


安踏签约欧文,一次代言场上的豪赌


2023普鲁申科梦幻冰秀亚洲首演重磅来袭!这个八月,与花滑传奇共赴冰雪盛宴!


咪咕直播

【体育产业独立评论】本公号由体育圈多位资深媒体人创立,以体育产业评论为主,秉承独立、客观、公正的原则。爆料、需求报道、合作,甚至调戏作者,请联系微信号:guxing0522。

下载咪咕体育直播视频

评论

Comments

独立评论,个人观点


咪咕直播nba在线观看 咪咕直播nba免费观看
本精彩内容由咪咕直播发布于2024-06-11 11:38,名称为:当体育新闻不再是一桩好生意。如果您对该比赛精彩视频回放感兴趣,可以收藏并关注我们。